乾燥、燈兒晃、卡卡各各、撇脫、摸腦殼、哦豁……您對這些山城言子可能並不陌生,但若要讓您寫出來,您能寫對多少?昨日起,這些言子出現在地鐵1號線磁器口站的4根立柱上,今後您從這裡過,不妨考考自支票借款己,看看能準確寫出多少。
  重慶晚報記者 弋靜咖啡機 任君 攝影報道
  4根立柱上寫4新成屋0多個言子
  “快看!好多言子!好扯哦!”“來來來,幫我照一個!”昨下午,地鐵1號線磁器口站大廳,4根巨大的方形立柱吸引眾多路人的目光。只見柱子上滿是白色的宋體大字,一個個認過去,卻是摸腦殼、麻麻魚一類的重慶言子,每個詞語旁配有淡黃色的小字解釋,共有40多個詞彙,在棕色牆壁的映新成屋襯下格外醒目。
  這是磁器口站的重慶言子文化藝術牆,昨日正式和市民見面。重慶軌道集團介紹,按照重慶軌道交通一條線路一個文化主題的原則,地鐵1號線的文化主題是人文風情,而磁器口是重慶民俗巴里島文化的縮影,在這個站台設立重慶言子文化藝術牆正符合磁器口古香古色的民俗文化氛圍。
  外教跟女友念“千翻兒”
  不少步履匆匆的行人一看到4根大立柱都忍不住停下腳步,議論紛紛。有的掏出手機拍照,有的口中念念有詞,邊念邊笑出聲。同行的人互相對考:“踏屑是啥子哦?”“勒個都不曉得,你是不是重慶人哦!”
  “好多重慶言子我都快忘記了。”重慶大學大四學生張凱竹是地道的重慶人,但因從小學習普通話,逐漸淡忘了重慶方言,像登犢、找些歌來唱、王撮撮之類的言子只是偶爾聽長輩說,要寫出來當然更不可能了。62歲的謝德華是老磁器口人,聊起這些言子如數家珍,“像回到童年。”
  來自澳大利亞的大衛是歐文學校的外教,來重慶大半年,正跟著女友用蹩腳的重慶話念“哈哈兒”、“千翻兒”,洋味兒十足的發音讓站務員忍俊不禁。大衛說,自己中文水平不錯,重慶話有待提高,“我還會說莫豁我”,說著哈哈笑起來。
  寫法有講究不能隨意改
  為確保言子準確性,重慶軌道集團先從本土文化名人張老侃《重慶言子兒》中篩選出一部分,經本地多位語言研究專家學者、文化名人和文化主管官員多方印證、多次協商後敲定。上牆的言子大多是使用率高,表意經典、精煉,能突顯山城正能量的詞彙。
  關於這些言子的寫法,張老侃介紹,有些字的寫法是約定俗成的,如巴適、撿耙和;有些是由歷史背景演變而來的,不能隨意更改,如貓剎最初指貓發脾氣的樣子,燈兒晃原指風吹燈晃動;還有些言子是音譯,沒有準確權威的對應漢字,如卡卡各各,也可寫成“旮旮旯旯”。
  (原標題:看到這些重慶言子你可能摸腦殼)
創作者介紹

king

pz59pzxfu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